【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13日訊】【石濤評述】(3284-2)

提要
川普望11月與習近平會談 貿易戰或觸兩國底線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11月底,網上傳聞啦11月底,說川普終於跟習近平見面,而川普自己講說要解決中美貿易爭端,只能他們倆個見面。所以各大媒體都寫出了,相應的分析文章,在探討各自的底線,就是中美雙方的各自底線。那這期節目呢,我們已經跟大家分享了上半部分,現在跟大家分享下半部分,什麼是中國的底線,什麼是美國底線。川普的底線,他的內在的自信心遠遠超過於習近平,而這期間川普一直講,這個問題只能我跟習近平解決,那就拋掉了所有其他人。

可是在整個貿易戰中,習近平完全是沉默的,只說了一個自力更生,卻不針對川普提出的任何質詢、質問,給予一種正面的答覆。對吧,沉默是金,這是通常人說的,傻瓜也是沉默是金。在另外一個背景是中國與美國的敵意,從貿易領域擴展到其他領域,他談到了彭斯的講話。是,所以彭斯的講話幾乎被很多,包括美國智囊團的高層人士,也認為是效仿了,當年里根對蘇聯的態度。中間只是給習近平留了一點點面子,是彭斯的講話不是川普的講話。

中國的底線就是系統性金融風險,所以在這個星期出現的股市上的波動,出現的匯率上的波動,那就是透顯出,其實中國是非常緊張的。易綱呢就是中國中央銀行的行長,人民銀行的行長,易綱跟美國財長在,應該是財長會議上,有所見面有所討論,但是他關心的都是這個問題。如果中國的今天在貿易戰的背景之下,轉向為金融戰,貨幣戰金融戰,中國坍塌是瞬間的,中國坍塌是瞬間的。川普接受福克斯採訪時說:中國的經濟已經大幅下滑,如果我想這麼做,我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不想這麼做,但他們必須坐在談判桌前,我還有很多辦法這麼幹。

這是川普的風格,而他的例外一個風格呢,他想做的事情有沒有辦法,他都想出辦法來幹。那他要幹,他哪怕扔塊石頭他也幹,但是呢你可以看到他的團隊,在輔佐川普的做法中,會在專業角度做得非常的系統和完美。相反你對比今天習近平的團隊,除了沉默就是沉默還是沉默,只剩下一個外交部發言人,胡說胡說胡說,完了,回家了。為什麼?說了三個胡說今天錢掙著了回家,就這麼回事兒。劉鶴你聽見說話嗎?王岐山喝著二鍋頭就著榨菜,自力更生了,對吧,李克強,跟我沒關係,是不是。

那你再看美國的團隊,美國總統、副總統、國務卿、財長、商務部長、美國貿易代表,FBI、CIA、美國國土局局長,它是整體政府行為,你只要把兩邊的人對他在公開環境中的對話,你就知道,今天中共的處境。文章裡提到上個星期的股災,中國股民稱為股災,而香港科技大經濟教授朴之水,美國從中國進口,遠遠超過中國從美國進口,為何貿易戰對中國和香港股市打擊,要大過美國股市的打擊,但不確定性將導致投資的急遽減少,反應在經濟放緩上。這些基本都是,基本都是大家的共識啦,然後提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中國的經濟增長的預測。然後提到說,中國在貿易領域承受貿易數據的下降,但它極力避免信心受到影響,從而誘發國內的資產泡沫的破裂,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讓人想到80年代,上個世紀80年代的日本,房地產市場看到了很多的說法說,房地產市場在衰敗,包括像中國的,像北京的通州等這些地方,原來叫通縣啦,就是出二鍋頭那地方。

二鍋頭好幾家出,順益的牛欄山、密運,還有通州都出二鍋頭,所以就不知道王岐山喝的誰家的二鍋頭。通州的二鍋頭呢被北京人說,質量差點,因為水質差。順益的牛欄山的二鍋頭,比較好,它靠近山,那水質,靠近山水高嘛,水位高乾淨,就這麼個說法。通州水位太低,髒,不乾淨,那是傳統的說法,我相信在我眼睛裡,只會比那時候糟,不會比那時候好,但表面上會比那時候好,這東西應該是。就像馬路上走的,在北京馬路上走的那些很多女孩子,各個看著漂亮,你不知道洗完臉甚麼樣,各個刮成狐狸臉,生完孩子不知道是不是自個兒的,他都不知道。她知道你不知道,因為你娶她之前她已經把臉給改了,這就是今天的社會,你沒有甚麼滿意不滿意的,對吧,自個兒家的孩子也在那刮臉,自個兒的媳婦也在那刮臉,她就是這樣了。

所以這裡面當時我看到一個說法就是,中國政府在出錢買房子,來維持開發商的運作。萬科,萬科是北京巨大,原來從北京起家起來的房地產商,圍繞著萬科有很多故事,對吧,萬科開年會叫活下去,那就是嘍。所以如果房地產市場出現崩盤 ,那基本系統性金融風險就兌現了,股市走到這個位置,匯市走到靠政府,靠易綱自己強力拿著竿子在撐著。那另外就是一個房市,而股市應該是在風險中影響最小的 ,當它擠破了P2P,擠破了這些與金融相關的這些私營企業的時候,你可以看到原因就是它沒有能力控制,它缺錢了。上個世紀80年代,當時日本應對跟美國貿易戰以及廣場協議,日本(口誤)採取了寬鬆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出現了地產泡沫,最後導致崩盤,跌入失落了二十年。

我跟大家解釋過,你現在去看時代廣場的最頂上的廣告,應該還是索尼或松下,就是跟上個世紀80年代有關。買遍了曼哈頓太多的資產,當時我印象中看參考消息就是說,日本會把美國買下來,這是當時的說法。而對立的說法就是,美國就是美國,你買多少美國的資產,你還是在美國土地上,你只能把錢扔在這兒,對立的說法,今天我們看到的是這個故事。那為什麼同樣的故事在其他地方,不被人們這麼說,只有在美國這麼說?其實這裡面就是我們中國人一句話,人算不如天算,算了也白算,命,人不可控制的。美國底線中期大選,中國股市大跌被認為是跟隨美國股市的。而一位叫Tim 的投資顧問認為,股市的這一反應,將直接影響到中期選舉,民主黨如果取得參眾兩院的控制權,會造成對川普的打擊。所以有一個說法是講,這次中國出現的美國帶動的股災,是民主黨的做法,而我看到美國帶動的股災,其實是對中國自己的股災的一個,直接的一個加碼。

因為星期一,中國就出現了類似股災的狀況,恆生指數跌4.4,上海股市跌3.7,星期二星期三持恆,而北美的星期三出現暴跌。所以這是我們看到,不是說看起來是中國股市被美股拖累了,不是,是它自個兒走的。屋漏又逢連陰雨,那美國境內之間的某些做法,放個屁就把上海給砸了,砸了撒跟頭就這麼回事。芝加哥大學的教授肯尼思,中共進行戰略上的報復措施,瞄準共和黨的票倉,大豆和豬肉。而川普在密西根州的集會上說,共和黨必須在國會保持多數,否則他可能面臨民主黨人的彈劾。那如果這個事情出現了,我們可以看到兩邊的底線。對美國而言,在我個人眼睛來講,對美國而言它不會死人的;在中國而言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崩盤,那是國家的崩潰,中共政權的崩潰。兩個底線的差距巨大,展現出今天的股市。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標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