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1月07日訊】【今日點擊】(3305-2)

提要
王岐山稱準備和美國解決貿易問題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在另外節目當中,前天在另外節目當中,談到習近平在進博會上,一段錄音一段錄像,他做那個比喻呢確實不太恰當。就前後因果之間的關係弄反了,狂風驟雨給說成狂風雨驟,然後呢他講狂風雨驟,跟大海之間的關係。那無論是亞州地區的颱風,還是北美地區的颶風,它是在海上形成的,沒有海它形成不了,所以風永遠颳不走大海,這是句屁話。不是你屹立不倒,然後永遠在那兒,根本就兩回事兒。有朋友說濤哥你不是曾經說過,習王體制起來,就是中國未來的希望什麼,你現在看不就瞎掰了,哦,瞎掰了。這話說得不好說,說不好說的意思,我記得有一次我說,人是善惡的,結果我說這話聽不懂。結果有朋友兩個還是三個說,說濤哥就人是善惡這話,我聽了你四年我才知道你在說什麼,就這麼簡單,善惡聽不懂。誰都知道善惡,但聽不懂,你說這話什麼意思,反正今天就到這份兒上。

那我們就當時說過,說狐狸是女媧招來的,女媧招來的,然後女媧跟狐狸說你可以上人身,到宮裡去攪和他,所以狐狸敢殺了蘇護的女兒的魂兒,那是娘娘說的,它就敢殺她。但它只殺了一個女的,它沒能一群女的來回跑,這第一個;第二個,那妖精是有使命進宮裡的,娘娘的使命,雲中子作為一個修行的人,他有善的一種慈悲的心態,但他又不能殺了。那如果按輩分說,女媧是他的師奶,是他的師奶,鴻鈞道人的師妹嘛,傳說中是這麼說法。所以他不能直接用自己的家門事兒,就把狐狸殺了,這事兒不能幹。因為那狐狸也是受有使命的,所以呢他就松樹枝削了一個,然後到那兒跟紂王說,費勁八力說了一整天,讓紂王自己知道,把那松樹枝兒掛在摘星樓上,你掛上去就行了。

那掛上去宮裡誰有反應,誰就是那妖精,這話都說清楚了。紂王一看,愛妾有反應,他受不了,對吧,紂王有選善良的可能。那這個過程是一種雲中子修行的過程,對紂王他是被慈悲的過程,但天地間安排就是天地間的安排,命運就是命運,那商朝640年該完蛋就完蛋。而這完蛋的本身,當初成湯開始的時候,就是對生命的憐憫,結果最後他死去,這個商朝完結的時候,卻是殘害生靈。這是一個輪迴這是個過程,這個過程裡面包括了女媧、雲中子、紂王,還有狐狸,還有妲己,就單純這一條線上,就包括了這麼多。各個層面有神、有人、有妖、有修行的人,各自擺放自己的位置,不就這麼回事嗎。今天利益中的人,在得失中的人就會說,你又說錯了吧,你又說對了吧,老太太上雞窩,你笨蛋,聽不懂。

王岐山稱準備和美國解決貿易問題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這時機是自由亞洲電台在推特上,發了個推文,我做節目的時候,還沒有找到其他地方的佐證,但是呢推文出來的是自由亞洲電台,所以你要相信人家拿到資料。王岐山在新加坡出席了新經濟論壇,而這個論壇會是誰組織的呢?彭博社。而去的人呢,大多是美國的財經界的,跟這個華爾街地區的一些大老們。而彭博社也好,財經界的大老們也好,這些人都是左派,全是反川普的,全都是反川普的。所以恰恰這樣的會議上呢,王岐山去了,而這個時間呢同樣是在美國大選前,所以這等於是王岐山在,從3月分宣誓成為國家副主席之後呢,我們看到的正經八百的算是,貼譜的事,但是很顯然選擇的概念呢,是值得商榷的。

而在論壇會上他說了一段話,我一生伴隨著不斷的從成長到成熟,特別保持著一種冷靜和清醒,聽到好話的時候,擔心是捧殺,聽到壞話的時候,我倒無所謂了。你說那叫棒殺,有名的人、有錢的人,特別是帥哥、靚女們會面對捧殺和棒殺,所以做人呢,要保持你這份冷靜頭腦是不容易的,因為常有人會被捧暈了。自由亞洲電台扣著這句話,這個話呢從他嘴裡說出來呢,在這個環境中呢,就很容易被人們聯想到,他在說習近平,你讓我說我也是,我也認為。因為王岐山跟習近平之間,出現了相當的分裂,這是有目共睹的。相當的分裂的說話的概念,就是王岐山說了一句話,習主席讓我幹嘛我幹嘛,這個話是一個擁有能力的人,最佳的、最根本的、真實的推卸之語,一刀兩斷之語。為什麼?兩人不交心了。所以這個話是一種抱怨的話,你可以說是抱怨的話,你可以說是自我表白的話,你可以說他是被壓制的話,因為在宣誓就職那天,他拍桌子了,拍桌子這是他的性格。

那在他那番講話之後呢,在當天他說,準備和美國解決貿易問題,這應該是王岐山比較正面,在一個公開場合下談到了美國問題,在此之前他一直是迴避的。在6日經濟論壇會上,中國準備與美國就雙方共同,關注的貿易議題磋商,尋求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法解決。中國將繼續推行開放政策,堅定支持多邊貿易體系,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中美對抗會導致雙輸,而中國準備與美國進行討論,努力解決貿易問題。在王岐山這個時候講這個話,直接針對美國講出這個話的話,是以他的身分而說的,第一個;第二個,在我眼睛裡應該劉鶴靠邊站了,劉鶴很可能靠邊站了。因為王岐山說這個話,是在川普本身承諾,很可能會跟中國達成一份協議,他做的回應公開的回應,而不是劉鶴。

王岐山面對的這個場面,要遠遠勝過於習近平助理,遠遠勝過他,他個人的素質、個人的概念就能夠表達出來。他敢在公開場合下講出捧殺跟棒殺的概念,而在同一天習近平在上海卻講出了,疾風雨驟跟大海與小池塘之間的關係,這個距離差太大,個人之間的素質就在那他沒招了,一點招都沒有,一點招都沒有。所以這是在我個人眼睛裡,可以看到這個場面,但你可以說是王岐山出馬,可以這麼說,但他能夠在今天的狀況下能夠解決什麼,這是個疑問。他的演講時講,中國將繼續保持冷靜清醒,擴大開放、磋商、解決現在的麻煩。世界各國各具優勢,經濟全球化是歷史潮流,經歷迂迴曲折設置壁壘,不會解決自身問題。當前世界面臨的重大問題,是需要中美緊密合作,合則是兩個有利鬥則兩傷,直接影響全球的概念。那他的講話、他的態度,他一直保持他個人的風格。

這一次論壇是彭博基辛格跟鮑爾森來發起的,新經濟論壇原本在北京舉行,因為北京以貿易戰和議程比較繁忙,要求推遲到明年,最後美國方面不得不將舉辦地點,改在新加坡。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可以看到其中中間有某些距離,如果真的要力挺王岐山的話,北京會拋棄一切概念,讓王岐山出頭,北京會拋棄一切概念,讓王岐山出頭,而不可能用議程繁忙為由推到明年。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講,王岐山跟習近平之間的分裂,依然在過程中。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標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