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現代拜金到相夫教子:90後年輕母親心路歷程(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4年07月07日訊】上集我們講到Iris在觀看了神韻演出之後,決定回歸傳統,做個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通過修煉,改善了家庭關係。陸續三個孩子出生之後,她又是如何與孩子相處,用修煉的原則來教育孩子並成長自己的呢?請看Iris的故事(下集)

溫哥華法輪功學員Iris:「當我學完(法)之後,有很多的疑問(給)我都解答了,師父幫我構建了一個完整的世界觀,以及一個衡量的標準,就是『真善忍』,我就會用這樣一個智慧去看待身邊的人和事,以及用來教育我的孩子。」

Iris經常學習法輪大法的法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教誨,一直伴隨著她。

Iris:「我自己全身心陪他們(孩子)。」

Iris:「他們很鬧很鬧的時候,『哎,天哪,我的頭要爆炸了』,但是我就是忍下來。過了一會兒,孩子要麼就主動地說媽媽對不起,要麼就給我倒一杯水。」

Iris:「就好像上週,我帶他們去一個公園玩。路程很遠,孩子有點鬧啊什麼的,那我就也有點不耐煩。我就說,『安靜點!』老大就回應我,『知道了!』我說你幹嘛那麼兇,對我說話。他說你也是這個態度對我的。我就說孩子跟我也是一面鏡子,我什麼態度跟他說話,他就會怎麼樣回應我。回來的路上,我就(播)放師父的講法(錄音),一下車,老大跟我道歉,他說『媽媽,對不起,我剛才不應該這個態度跟你說話。』我說『是因為你聽了師父講法嗎?』他就笑了。」

Iris:「有的時候,我還是會被(孩子們)煩的要發火了,那老大就會說,『媽媽不是不能生氣嗎?』他就(用大法法理)來說我,我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就立刻道歉。我跟孩子之間是一個互相督促的一個過程。」「漸漸的更加堅定了我做一個好母親的一個決心吧。」

Iris身邊同齡的朋友都因家庭關係緊張而苦惱不斷,大家都來問她幸福的秘訣。

Iris:「90後這一批,絕大多數都是以自我的角度為出發,算計自己的小算盤在婚姻中。當然漸漸地(夫妻間)就是漸行漸遠,因為兩個人的心越來越遠了。」

Iris:「我就也跟我的朋友分享了這個『真 善 忍』,包括為他的角度,怎麼去為他人考慮呀。」

Iris:「他們現在也有孩子了,但對於教育孩子也是焦頭爛額的,也沒有什麼耐心,所以當他看到我抱著孩子,唱搖籃曲啊,看到我給孩子準備衣服,給他們穿,一切的一切,他不自覺的說,『天哪,你怎麼那麼有耐心』,我就跟他講(修煉法輪)大法。每一個朋友聽完之後,都真心的感歎,就是(法輪)大法的神奇和偉大(改變了我)。」

家境優渥的Iris,修煉之後,對於財務的觀念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Iris:「我以前對於花錢沒有什麼概念,就覺得喜歡就買,買、買、買,然後囤、囤、囤。我很喜歡漢服,從中國運了很多漢服過來,花了很多錢。直到這次搬家我才發現,其實我一兩年都沒有碰過他們,(當初)都是自己的慾望。修煉後也覺得萬物有靈嘛。每一分錢其實都是我們的德換來的。我覺得我們還是要珍惜自己的福分,就是不要隨意的糟蹋我們的德。」

回想起當年同學姐姐的勸導,Iris感悟,修煉會讓人放下物慾追求,變得身心愉快。

Iris:「我現在也是,不需要去攀比了,就是心活得很輕鬆。」「現在很多的年輕人,也許物質上有很多的滿足了,但是心很苦很累。我希望能把這麼好的法,也介紹給他們。」

家庭找回幸福,生命得到回報,令她更感恩法輪大法的師父。她也期望幫助更多人找到修煉的指引,找回幸福與溫暖。

Iris:「得法之後,我就終於知道了人活著的意義。我的人生,我的家庭,我的一切都走向了正軌。我心中覺得非常的踏實,而且很幸福。」「我真的太感恩了。謝謝師父。」

Iris:「如果沒有修煉的話,我這個家肯定早就破碎了。跟我的孩子也不會那麼親密。我跟我的母親,可能早就吵得不可開交了。還有(改變了)我自己很現代的女性的各種的行為和思想吧。所以師父其實給了我太多太多,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我只有真心的把大法的美好告訴更多的人,讓他們也能趕緊受益。這就是我的願望。」

新唐人電視台加拿大溫哥華記者站採訪報導

分享:

相關文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