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人造衛星之父」趙九章為何自殺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10月10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

趙九章,是中國傑出的氣象學家、地球物理學家、空間物理學家,被譽為「中國人造衛星之父」。

「文革」爆發後的1968年10月26日,這位享譽國內外的科學家,卻在夜深人靜時,在北京中關村的家中服安眠藥自殺,終年61歲。

今天,我們就根據《趙九章傳》等資料,跟大家一起回顧是什麼迫使他走上絕路。

趙九章,祖籍浙江湖州,1907年10月15日出生於河南開封。那一天,正好是九九重陽節,父親因此為他取名「九章」。

1922年9月,趙九章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河南留學歐美預備班;1925年,因家道中落,他投奔在杭州的姑姑趙學彥,不久考入浙江工業專科學校機電系。

1929年8月,他考入清華大學物理系,在錄取的174名男生中名列第四。在清華,由於學習成績突出,趙九章與另外兩個同學被稱為物理系第五級的「三傑」,很受物理系教授葉企孫的賞識。1934年,葉企孫建議他報考留美公費生,專攻氣象學,並不顧庚款留學必須去美國的規定,改派他去氣象學更先進的德國深造。

1935年,趙九章遠赴德國柏林大學,主攻動力氣象學和高空氣象學,並以優異成績於1938年獲博士學位。同年回國後,趙九章先後任西南聯合大學教授、中央研究院氣象研究所所長、中央大學教授等。

1949年中共建政後,他先後任中國科學院地球物理研究所所長、中國科學院「581」組副組長、中科院衛星設計研究院院長;1955年被聘為中科院學部委員。

趙九章一生的成就很多。概括來說,主要有三個:

第一,他是中國氣象科學事業的開拓者。

他編寫了中國第一本《動力氣象學》講義,首先提出的「長波斜壓不穩定」概念,成為現代天氣預報的理論基礎之一;他組建了中國聯合天氣分析預報中心和聯合氣候資料中心;他率先提出並領導了海浪研究,為中國海浪預報研究作出重要貢獻。他高度重視計算機對天氣預報的作用,為中國數值天氣預報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趙九章的第二個成就,他是中國地球物理學的掌門人。

作為中科院地球物理所的第一任所長,他提出了「物理化、工程化、新技術化」的辦所方針,為中國地球物理學的發展規劃出明確方向。他招攬了許多優秀人才,也注意培養人才,使地球物理所的學術水平快速提高、學科領域迅速擴展,使該所迅速成長為中國大氣科學、地球物理、空間物理的搖籃。

在趙九章的帶領下,地球物理所先後走出了葉篤正、顧震潮、陶詩言、曾慶存、周秀驥、巢紀平、任陣海等一批兩院院士和知名專家。

趙九章的第三個成就,他是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的總設計師。

從1957年起,趙九章積極倡議發展中國自己的人造衛星。1958年8月,中科院成立人造地球衛星研製組,他是主要負責人。1964年秋,根據中國運載工具的發展,他再次向中共高層提出開展人造衛星研製的建議。

1965年,中共高層批准了研製第一顆人造衛星的計劃。中科院負責實施人造衛星發展計劃的651設計院成立。作為院長,趙九章制定發展規劃和方案,對中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返回式衛星等總體方案的確定和關鍵技術的研製起了重要作用。

求助中共高層無門

1966年5月16日,中共發動「文化大革命」,實際上是大革文化的命。這是中國知識分子最大的一場劫難。

而高級知識分子成堆的中國科學院,自然成了「文革」重災區。從海外歸來的許多高級知識分子,都被打成「牛鬼蛇神」「美蔣特務」「蘇修特務」等,遭批鬥、抄家、遊街、侮辱、謾罵、毆打……

1967年1月,毛澤東公開支持上海造反派奪上海市委市政府的權之後,「奪權風暴」席捲全國。中科院的「造反派」也開始奪權,趙九章的權力被剝奪殆盡。他經常被造反派押著遊街,脖子上掛一塊大牌子,上寫「反動學術權威趙九章」幾個大字,遊街完畢,再回中科院接受批鬥,晚上還得寫檢查和交代材料。

每次批鬥,趙九章都被強迫低頭彎腰,老實「認罪」。他不肯,紅衛兵就用菸頭燙他的腿,燙他的腰,燙他的嘴,直到菸頭燙滅。他曾經想忍一忍,或許過一陣子形勢就好了。但是,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批鬥一步步升級,他的幻想逐漸破滅,隨之湧出的是一種從未有過的迷茫、惆悵和痛苦。

一天,趙九章突然想起一個老朋友:外交部副部長喬冠華。當初他從德國回國時,在香港迎接他的就是喬冠華。他想給喬冠華打個電話,問一問中共對知識分子的政策是不是變了,但他怎麼也找不到電話號碼。一次打開水時,趙九章碰到跟他一起工作了十幾年的研究員鄧增昆,求鄧儘快幫他查到喬的電話號碼。鄧回去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沒有找到。趙九章知道後,非常失望。

鄧增昆後來回憶說:「從那以後,趙先生沉默了。他每晚睡不著覺,就一個人爬起來繞著院子走呀走,走呀走。他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並不時抬頭望望天上的星星。有時,他乾脆站在那裡,長久地望著天上的星星,一動不動。有一次,我親眼看見,他一邊望著天上的星星,一邊淚水長流。」

趙九章當時最掂記的,仍是人造衛星的研製工作。但是,所有相關會議和科技活動,他都不能參加;有關人造衛星的研製工作情況,他無權過問;涉及第一顆人造衛星研製的所有信息,一律對他保密。

被像牲口一樣對待

1968年黃曆新年剛過,趙九章被押解到北京郊區的紅衛大隊勞動改造。造反派在他的脖子上掛了一個大牌子,寫著「打倒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趙九章!」他的名字上還被打了個大黑叉。

押解途中,由於牌子重達十幾公斤,套在脖子上的又是鐵絲,趙九章的脖子很快被勒出道道血印。加之年事已高,體弱多病,他行走非常吃力。鄧增昆後來回憶說:「趙先生每次勞動途中,被造反派像牲口一樣趕著往前走,甚至連牲口都不如,因為老百姓對自己的牲口還知道愛惜呢!」

勞動改造期間,趙九章白天下地幹活,晚上接受批鬥,或趕寫交代材料。他的腰因挨批鬥給折騰壞了,勞動時彎不下去,只好蹲在地上幹活。白天勞動時,他被准許摘下牌子;但勞動一結束,十幾公斤重的牌子必須重新掛回脖子上。

由於體力耗費太大,趙九章每晚躺在床上,連身都不能翻,痛得無法入睡,他的妻子每晚都用菸草為他熏腿、熏腰、熏背,一邊熏,一邊抹著眼淚。等熬到天亮,他又被押去勞動改造。

儘管如此,趙九章痴迷人造衛星的心仍然不死。但是,1968年6月,當他得知火箭材料專家姚桐斌被活活打死後,他傷痕累累的心,彷彿一下子又被人猛插了一刀。他萬念俱灰,再也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希望。

1968年10月25日晚,他將平時一粒一粒攢下的幾十粒安眠藥全部倒進嘴裡,然後靜靜地躺在床上……

就這樣,一代科學巨匠趙九章永遠離開了人間,沒有留下一句話,一個字。

趙九章死後,他的遺體不知道是在哪裡火化的,他的骨灰也不知流落何處。

為何蒙難?

趙九章為什麼會蒙此大難呢?除了毛澤東存心要整知識分子這個大背景外,還有兩個具體原因。

第一,他是國民黨元老戴季陶的外甥。

趙九章母親的三妹,是戴季陶的原配夫人鈕有恆。1927年,趙九章在浙江工業專科學校機電系讀書時,因積極參加學生運動被捕入獄。他的姑姑趙學彥擔心他遭遇不測,就找他的姨夫戴季陶救人。戴季陶將他保釋出獄。

出獄後,因寫的一手好字,趙九章被戴季陶留在身邊當祕書。趙九章幹了一年多就不想幹了,他想繼續上學,就考取清華大學。

趙九章被整的第二具體原因,他是國民黨要員蔣緯國的「表弟」。蔣緯國是戴季陶與一名日本護士所生。考慮到原配夫人的態度,戴季陶不得不將這個兒子交給好友蔣介石撫養。這樣,蔣緯國成了國民黨總裁蔣介石的養子。趙九章到德國留學的次年,蔣緯國也到德國留學。在異國他鄉,蔣緯國對「表弟」趙九章有不少關照。

在「文革」這個極左瘋狂年代,國民黨被貼上「反動派」的標籤。趙九章竟然與「國民黨反動派」有關,按當時的邏輯,他自然也成了「反動派」。尤其是,他竟然與「國民黨反動派」的「總頭目」蔣介石有關,這還了得,不整死,也得逼死。趙九章的悲劇就這麼註定了。

1999年,趙九章被中共追授「兩彈一星元勛」稱號。但是,這個稱號究竟是一種彌補,還是一塊暴政的遮羞布呢?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兒了,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com/channel/1f702725eeg3uz4eAgKxHgadC1kh0c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紅)

分享:

相關文章

遭親共人士毆打 張開宇三退:必須與中共決裂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4年02月28日訊】去年APEC峰會期間,藝術工作者張開宇,遭親共人士攻擊而嚴重受傷。對於中共的不法手段與暴行,他表示譴責,並聲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相關組織。來看報導。 藝術工作者張開宇,在去年APEC會議期間,曾被親共人士嚴重毆打。 近日,他向本台記者表示,共產黨不願順應歷史潮流自動退出歷史舞台,而是極盡各種欺騙、暴力與陰謀等手段,維持邪惡政權。他鄭重聲明,願意退出中共共青團和少先隊組織。 藝術工作者張開宇:「我叫張開宇,以前加入過少年先鋒隊共青團,現在退出來,因為這是一個獨裁組織,一個獨裁組織的洗腦機構,然後把小孩子全部洗腦,上當,加入他所謂的先鋒隊共青團。稍微有點理智,有點頭腦,有點思考能力的人都知道要退出去,這是必須的,要離開這個獨裁組織,離開這個邪惡的組織。」 他說,中共靠暴力和謊言維持政權,是黑幫加流氓的邪惡組織。他小時候就是受中共矇騙而加入共青團和少先隊組織。 張開宇:「因為那時候就是說什麼先鋒隊,少年先鋒隊,什麼共青團,都是為共產主義什麼理想奮鬥,為人民服務的嘛。都是多崇高的一個理想,但後來都知道了嘛,只要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明白,這就是一個獨裁組織,它們只為它們自己的利益服務,根本就不是為人民的利益服務。」 他感嘆,中國人目前還在被中共洗腦,他希望更多人認清中共的反宇宙本質。 張開宇:「它現在還在對整個孩子進行洗腦,而且現在洗腦的程度還要比以前更甚,對吧?所以我覺得它還在蒙蔽,但是,我相信也會有越來越多人會清醒過來。」 為了幫助更多認清中共、明白真相的中國人,大紀元退黨網站提供民眾用真名或筆名,聲明與共產黨決裂。至截稿前,已有426,489,639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新唐人電視台記者楊陽、林永峰洛杉磯採訪報導

閱讀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