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論壇】習敲山震虎 許家印供出國級官員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10月22日訊】近日網上爆料說,恆大集團董事長許家印被抓後招供出一大批與他有權錢交易的中共高層官員,包括退休官員在內,涉及中共政治局常委有九人,中共政治局委員及家人有十九人,省級官員有八十八人,廳級官員有六百七十多人。這些人一共涉及到相關聯的權錢交易資金有一點六萬億人民幣。中國房地產的暴雷正在引發鏈式反應,金融風險、政府和國企的巨額債務問題,都開始浮出水面,可能進一步引爆中國更多的社會危機。

許家印供出大批高官 中紀委敲山震虎

旅美的中國民營企業家孟軍在新唐人《菁英論壇》節目中表示,像許家印這麼大的一個房地產老闆,如果不是有通天的本事,是不可能造就這麼大的一個萬億帝國的。在中國做生意,企業你想做大,一定要跟相關部門和領導掛上鉤的。想一下許家印的整個負債已經達到兩點四萬億了,這麼無序的擴張,一定會有很多部門和領導,為他一路的開綠燈。比方說地拿了以後,抵押到銀行去,再重複抵押,重複拿地,一系列的上很多項目,恆大新能源,恆大財富,這些都是空手套白狼的一些相關公司,那他怎麼能做呢?不就是一個利益輸送嘛,一定級別的部門和官員幫他打招呼,讓他去發展,相應的有好處拿。

現在爆料說,許家印供出大批高官,與恒大權錢交易牽扯到大概一點六萬億資金,這是不得了的一個體量。爆料了這麼多正國級,那你想一下,哪一個共產黨官員他沒有這種這方面的臟錢呢?人人都有的。許家印說出來以後,這個打擊面有正國級、副國級、各省部級,我就全給你了。那很多就在心裏要怕呀,是不是在說我呢?是不是把我供出來了呢?其實就是在敲打他們:你們都小心點,我掌握了你們的證據。這是中共內部一貫的打擊異己的一個方式和手段,根據中共內部的情況,可能會中紀委說你配合調查,就安到他頭上,通過他的嘴,就說是許老闆說的,其實是起到一個敲山振虎的作用。

大紀元資深編輯與主筆石山在《菁英論壇》表示,整個中國這個市場經濟或者叫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一種特點,就是必須跟權力有某種形式的掛鉤,叫不好聽點就是勾結,所以你做小的生意,你就是跟工商局、跟派出所,去掛鉤、去勾結,你做大了,做到許老闆這麼大的情況,當然他就要跟那一批高官去掛鉤。

剛剛孟軍講這個情況,我覺得特別有意思。其實以前我知道有朋友就這麼干的,在中國大陸這麼幹,就是明知道要打擊什麼人,他就抓了一個相關的人扣在那個地方,然後告訴對方說,這個人已經招了,說了什麼什麼什麼,你現在如果自首的話,我還可以給你從輕處理,如果是抗拒,那我就從嚴了。反正這種招數是共產黨常用的,敲山震虎。

石山說,恆大現在變成了一個大誘餌,一個大雷,我想炸誰我就塞誰屁股下面,這個是非常可怕。因為這麼大一個公司,它可能跟中國很多省市、很多官員都有某種關係,所以把這個引子這個東西塞到你座位下,你真的是坐立難安,這絕對是非常可怕的。

政府和國企債務占比90% 經濟增長已經熄火

孟軍在《菁英論壇》表示,在國內做生意,沒有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民營企業這些年能發展到今天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一旦民營企業做大、做強了以後,就被國有的收購了,就當韭菜一樣被收割了。那要是國營企業和央企的話,就不一樣了,我有國資背景嘛,到時候直接打個招呼就可以了,比方說我是一個央企,那我走到哪裡以後,一路都開綠燈,任何一個央企到地方以後,地方就屁顛屁顛的跟著它,它要看央企的臉色的。你想要貸款,你說多少都批給你,你找任何一個銀行,你都沒有抵押它都可以貸給你,但是民營企業去貸款,那你要抵押多少東西才能貸出來,而且你沒有關係,你也根本不可能貸得到款,而且你貸出來的利息和國有企業和央企貸的利息也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上。所以說民營企業真的是很艱難的,能生存到一定規模的都是不容易的。在中國這種專制體制下,它把民營企業就當做一個待宰的羔羊,當一個肥豬把你養大了再宰殺,包括像孫大午的大午集團,這都是做的很好的,看資產值五六十個億,結果最後一拍賣就是六個多億給賣掉了,就被他們國有的收掉了,這就是民營企業的悲哀。

石山在《菁英論壇》表示,我們最近總是在說恆大欠了兩點四萬億,碧桂園欠了一萬多億,其實中國民營企業欠的債跟國有企業比起來還是九牛一毛。我在網上看到一篇分析文章,是分析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的數據,這個研究所經常發布一些數據,這篇文章就是分析這個數據,它是分開幾部分講的,政府債務,國有企業債務,非金融企業債務和金融企業的債務,民營企業的債務。最後通過詳細的估算,它總結出中國的全部債務,明面上那個數據表裡面的債務大概是三百五十萬億人民幣。當然這是在表裡的債務,在表外的咱們就不知道了。它只是分析表裡面的,就是政府的債務大概有八九十億萬億,它說中國很多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數額是當地財政收入的多少多少倍,最多的是江蘇省,隱形債務是地方政府財政年收入的十倍,這個數字其實很可怕。文章中說整個中國民營企業在這個債務比例裡面大概就占10%,但是民營企業創造的經濟效能是非常高的,包括出口、就業,我們平時買到的便宜貨,我們享受的服務,大部分都是民營企業創造的。

石山說,我們以前講民營經濟可是五六七八九,占了50%的財政收入,占了60%的GDP,70%的技術創新,80%的就業,90%的企業數量。它對中國經濟是非常非常重要,但是你就可以想像,我們按那個債務比例來算,中國共產黨控制了90%的資源,但它只產生40%的GDP啊,那剩下的到哪去了?還有很多錢其實是它挪作它用的,用別的地方去了,比如控制社會、掌握權力、刀把子,當然還有解放全人類、大外宣,它有各種各樣的用途,它幹嘛拿這個錢給大家去追求過好日子啊?共產主義都不是為了過好日子,它們是要“解放”全人類的,這是它們考慮的問題。

大紀元時報總編輯郭君在《菁英論壇》表示,現在中國經濟真實的增長一定是下跌的,但卻能統計出百分之五的增長。中國有一種說法叫做官出數字,數字出官,就是官員升遷靠經濟數字,所以官員就會製造數字。中國體制是一個絕對行政主導的體制,一切政府說了算,尤其到現在,任何監督或者輿論監督都沒有了,想要什麼數字都可以。中國經濟成長的數字和大家個人的體會是完全背離的。我舉個例子,美國今年的經濟增長沒有超過3%,2%多一點,但是美國滿街都是招聘員工的廣告;中國現在說增長了5%,但是失業率卻越來越高。你是相信一個概念的數字,還是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體會?中國房地產投資下降了三成,房屋銷售下半年下降了大約90%,出口下降一成多,消費增長只有一點點,私營私人的投資是負增長。那我們就看看,這個5%的經濟增長從哪裡來呢?哪部分有那麼大的增長呢?這種增長完全就是天方夜譚。

房地產金融暴雷 股市正在崩潰

孟軍在《菁英論壇》表示,整個經濟不好以後,尤其是房地產爆雷、金融信託產品的爆雷,深深影響了中國的股市。要知道在整個國內的A股裡面,滬深兩市大概三千多家不到四千家的上市公司裡面,跟房地產業和金融業相關的就有幾百家上市公司,這不是開玩笑的。整個疫情三年下來以後,像茅台股票買一百萬,現在剩六七十萬,這都是很好的了,已經是很不容易了,八成的股民大概是一百萬變五十萬,基本都是這樣子的。還有一些散戶,一百萬能分個二十萬已經是萬幸了。他們相信他們都是買的白馬股,所謂的大白馬股就像茅台、五糧液、格力電器這一類的,就是他們買這種,他們買了長期投資,講究長期持有,結果你看看現在股市跌到什麼樣子了。

在國內官方一直在鼓吹大牛市來了,大牛市來了,一直在說經濟回穩了,不斷的出數據。因為國內民眾沒有其它的渠道瞭解這個真實的情況,他們相信新聞聯播,相信新華社報導,說國內經濟回穩了,那他們就有希望了,尤其那些被深套的人,他覺得充滿期望,他還會借錢,包括抵押他的東西、賣房子,他覺得現在是低點了,我要再去補倉,再去補一筆。但是你補進去的錢,我講股市裡面沒有最低,只有更低,這個股市是比房地產、比做企業還更恐怖的一個收割的地方。兩億股民裡面現在活躍的賬戶數也就是三四千萬,你看那每天的成交額就知道了,最低的時候,一天兩次的成交額跌到才三千多億,這是很可怕的事情。我相信到第四季度以後,這個股市想保三千點都很難了。上市公司裡面,現在處都是轉讓股權的,被收購的比比皆是,現在這個時候,就是央企和國企去收購這些民營企業了。在股市裡面,股權轉讓現在非常頻繁,這是目前的股市的主要一面。我們可以看到今年年底以後,這個股市我估計還是要繼續下行的。股民應該盡早離場,割肉盡早離場,因為現在你割,可能過了明年以後,你回過頭來看,你還是割的比較好的,到明年可能你連10%都不一定能剩得到了。

石山在《菁英論壇》表示,要看一看中國股市現在是什麼狀況,我們必須認清現在中國大的經濟環境是怎麼回事?我們舉個例子吧,現在日本東京的股市,它的那個指數還沒有回到一九九一年,那個時候就是日本房地產大泡沫破裂,整個經濟危機大爆發,日本經濟出問題一直到現在已經三十多年,股市現在還沒回去,現在大概到了百分之六七十了吧,還在慢慢往回爬。那你想一想中國現在的這個經濟爆雷跟當年的日本很像,如果運氣好的話,可以到三十年以後,你的股價還有百分之六七十。如果不好的話,那大家就可以想想會發生什麼事情。

新唐人、大紀元推出的新檔電視節目《菁英論壇》,是立足于華人世界的高端電視論壇,該節目將彙集全球各界精英,聚焦熱點議題,剖析天下大勢,為觀眾提供有關社會時事和歷史真相的深度觀察。

本期《菁英論壇》全部內容,敬請線上收看。

《菁英論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分享:

相關文章

【新聞週刊】趙安吉之死撲朔迷離 美警方開啟刑事調查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4年03月03日訊】美國前運輸部長趙小蘭胞妹、福茂集團董事長兼行政總裁趙安吉2月12日離世,得年50歲。德州警長辦公室週四(2月29日)表示,此案屬於非典型事故,正朝刑事調查的方向偵辦。 趙安吉之死謎團重重。2月15日,德州布蘭科縣治安警官辦公室在一份簡短聲明中稱,趙安吉在當地一處私人牧場內去世。 布蘭科縣警長辦公室此前發表了急救報告,描述在2月11日凌晨,縣第二消防隊接到報案電話約27分鐘後,12點28分抵達現場。 當時現場除了消防人員,還有當地一家急救中心的醫務人員,他們是在凌晨12點03分接到報案電話,大約9分鐘後抵達。 報告指出,現場有一名警察正站在水中淹沒車輛的頂部,嘗試接觸困在車內的人員。 經過1個小時的努力,凌晨12點56分左右,救援人員才打破車窗將趙安吉從車裡拉出來。醫務急救人員隨即對她進行了43分鐘的高級救援,但終究沒有成功,她被現場宣布死亡。 整個救援過程持續2小時40分鐘,凌晨3點左右結束。 但是,趙安吉溺亡案近日發生反轉。 2月29日,布蘭科縣治安官辦公室在給德州檢察長帕克斯頓的一封信中稱,「這起事件不是一宗典型的事故」,同時表示有起訴的可能性。 信中提到,「儘管初步調查顯示這是一起不幸的事故,但警長辦公室仍將這宗事故作為刑事案件進行調查,直到他們有足夠的證據排除犯罪活動。」 這與該辦公室15日把事件定為事故的聲明性質完全不同。 資深時事評論員唐靖遠:「經歷了這麼長的時間的調查,而這個警方當局都還沒有說能夠完全的排除趙安吉就是他殺的這種嫌疑,它就凸顯出來這個案子可能它的整個過程存在著非常多的疑點。」 此前有報道懷疑趙安吉去世的牧場屬於她的丈夫、投資家吉姆·布雷耶,因為牧場所屬公司與布雷耶所擁有的一家投資公司地址相同。 但美國投資家凱爾·巴斯最近在X平台爆料稱,這個私人牧場由趙安吉的姐姐和姐夫——前美國勞工部和交通部部長趙小蘭和美國國會參議院少數黨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擁有。 巴斯還爆料,有一段監控影片顯示,趙安吉在倒車時,她的車猛烈撞過一道重要障礙,隨後衝向池塘。 唐靖遠:「那麼警方他到現在都不肯公布這段視頻,它顯示出來趙安吉她的這個死亡的狀態,她死亡的過程,它應當可能還有更多的這個內幕。」 就在趙安吉死亡前,她丈夫布雷耶的風險投資合資公司IDG資本被美國國防部列入制裁的「中國軍工企業」名單。 《薇羽看世間》節目主持人薇羽:「趙安吉不僅僅是中國銀行的獨立董事,還是中國船舶工業集團(CSSC)的董事會成員。而CSSC在2020年因為幫助中共海軍建造艦船和武器而受到美國政府的制裁。」 在美國主流媒體還未發布報導之前,中共就已經為趙安吉的死亡事件編了一個假新聞,稱趙安吉的死亡是一次非常單純的交通事故。 唐靖遠:「這種做法的本身,它其實折射出來趙安吉的死亡,它是不簡單的,它跟中共這邊其實是有密切關係的。包括一些這個在美國這邊旅居美國的一些是僑領等等,就是有非常多的這樣的人,他們打著這種中美之間交流溝通的渠道的名義呢,在兩頭通吃,兩邊的利益都拿。但現在中美這兩艘船,因為戰略競爭的關係在開始分離,這個距離越拉越大的時候,那麼這些腳踩兩隻船的人,就是他們可能會落水。」

閱讀更多

【新聞週刊】第923期(2024/3/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4年03月03日訊】中國三無快艇事件壓迫台灣 歐議會:中台互不隸屬;趙安吉之死撲朔迷離 美警方開啟刑事調查;中國疫情:多地民眾披露多人疫亡 傳中共欲銷毀證據;實驗室遭洩密給中共 加國保守黨譴責掩蓋事實。

閱讀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