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週刊】《演員夢》國際放映 中共干擾 華春瑩親自動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10月29日訊】您可能想不到,一部由海外華人製作的故事片《演員夢》居然會驚動中共外交部新聞司司長華春瑩,其親自出手阻止影片參選國際電影節,而且中共一路追蹤,干擾電影在國際上的放映和獲獎,來看詳細報導。

演員夢》講述了一位演員在中國大陸,面對藝術和利益的衝突,追求自己演員夢的故事。身心遭受重創後,閱讀《轉法輪》走入修煉,以新的態度面對人生,並感動了家人、朋友,甚至曾經的敵人。

《演員夢》今年6月參選釜山國際電影節。負責聯繫電影節,精通韓語的演員顧小北在和電影節通話中得知,電影應該能入圍。

釜山電影節劇組聯絡人兼演員顧曉北:「(電影節)那個人當時打來第一部電話,他說你們這部電影內部都看了,看完後反響非常非常的好,入圍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通話中提到,電影節一位中國評委極力反對,但其他評委都贊成這部電影。但第四次通話,一切全變了。

顧曉北:「9月初我們得到消息,《演員夢》沒有入圍,(評委)他當時也是挺嘆息的,他就提到了中共外交部去干預了這個事情,電話中他明確提到了華春瑩這3個字,後來我說是叫華春瑩嗎?他說對對對,就是這個名字。」

當時《演員夢》已經在多國放映,並獲得了各類電影節的20多個獎項。一年前在韓國多個城市放映,頗受好評。

《演員夢》主演馮曉雅:「我就看到現場不管是老人也好,年輕人還是小孩都特別喜歡這部影片,結束的時候都是熱烈的在鼓掌。當看完這部影片之後,就覺得好像自己的心都被洗滌了一樣,在那個當下自己變得非常的愉悅,而且生活都找到了目標和方向了,很多觀眾都有同樣的看法,覺得這個世界唯有善良才可以去改變,才可以去變得更好,」

中共的長臂一路追蹤《演員夢》進行打壓,釜山電影節後,又在馬來西亞試圖封殺電影的放映。

今年10月,《演員夢》準備在馬來西亞公映時,已獲得放映執照,但遭到內政部電影審查委員會的拒絕。其批文顯示:「放映這樣的電影會影響馬來西亞和中國的外交關係。」

《演員夢》製片人慧玥:「雖然我知道中共政府對東南亞國家控制得比較多一些,但我沒想到因為一部影片的放映,傳播美好、善良能夠讓馬來西亞政府做出如此的決定。」

之後《演員夢》轉為私人放映,吉隆坡警員上門施壓,威脅如果放映,影院會被罰款甚至坐牢。影院迫於壓力不得不取消了放映合同。最後,《演員夢》找到一家私人度假村酒店,如期舉行了首映式。

《演員夢》主演鄭雪菲:「在中共體制下的那個影視圈、那種亂象、那些現象,我也是很清楚,包括中共對於電影制度的審查。所以我能夠來到海外,我也是期待著有一個能夠自由創作的藝術空間,藝術自由的環境,所以我也沒有想到,真的很驚訝,中共的黑手真的是無處不在。」

今年7月中旬,《演員夢》在加拿大的萬錦電影節上也遭遇來自中共勢力的干擾,幾位華裔市議員圍住萬錦市市長,試圖阻止他與劇組互動。

新世紀另一部短片《善的力量》在萬錦電影節展映並獲獎,演員被阻止上台領獎。

《善的力量》主演方煜翔:「我作為領獎代表,非常開心,昂首闊步的走向了領獎台的側面,能看到他們當時是有一些簡單的溝通,然後面前幾個人比較混亂的樣子。然後我就想說先下來,當我想再次上台去確認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的時候,一位主辦方用那種特別為難,特別不安的表情看著我,向我擺手,然後他說了這樣一句話,他說「拜託,拜託,拜託」,他重複了3邊。」

萬錦電影節的主辦方對新世紀的電影讚譽有加,但是華裔市議員干擾電影節的運作,主演方煜翔說,自己對電影節面臨的壓力感同身受。

方煜翔:「電影節的其中一位主辦方,當他見到我的時候,他非常激動的過來握著我的手,他說:『你們的電影我看了,我覺得非常的好。但是我很抱歉,同時對於之前電影節上的事情,我也感到非常的愧疚』,看著他很真摯的那個眼神,我就能感受到他內心的無奈,以及直接來自於華人議員所施予他的壓力。」

慧玥:「(中共)它的本質是假惡鬥,所以它是懼怕人們知道真善忍到底是什麼的。中共政府用這種方式在西方社會進行文藝上的滲透,意識形態的滲透,我覺得是應該引起全社會人的關注和重視。」

新唐人電視台記者劉海英、阿雷克加拿大採訪報導

分享: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