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快評】北京半戒嚴 中共怕89民運重演?

今天焦點:李克強突然去世,引發諸多猜測外,民眾也紛紛前往總理故居,悼念鮮花與人流如潮;然而,中共當局卻非常忌憚,據《大紀元》消息人士透露,武警從河北被調往北京,北京處於半戒嚴狀態,也有民眾感到「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後的氣氛」。專家認為,中國目前局勢如乾柴烈火一般,很有可能點燃爆發。

中共前總理李克強因心髒病突然身亡,許多民眾在震驚之餘,紛紛前往他安徽故居悼念,然而當局下令不許公開活動,北京也處於半戒嚴狀態。今天有兩位專家為我們深度分析解讀,他們是原中國維權律師吳紹平先生和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經濟學者 六四領袖李恆青先生。


蹊蹺!68歲李克強撒手人寰

今年3月,剛剛卸任中共總理的李克強,10月27日在上海突然去世,震驚中外,許多人認為68歲的李克強突然逝世很蹊蹺。

李克強曾經說過兩句話被廣為流傳:2020年他在中共兩會上說,「中國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2023年2月,李克強在離任前曾表示,「人在幹,天在看,看來是蒼天有眼啊」。

李恆青:肯定蹊蹺,68歲太年輕了,何況中共的高級官員,他們都是有非常專業、非常高水平的保險系統。所以很多中共高官,他們都活的年齡非常高。

吳紹平:我們認為他有些疑點,確實是難以解釋清楚的,比如說他是有隨行醫生的。他突發所謂的心臟病,然後卻得不到及時的救治,這個首先就很蹊蹺。

第二個像他這樣的一個級別的官員,他的醫療團隊醫生,肯定都是全國最好的,那肯定會提前發現這些徵兆症狀,並且提前進行相應的預防或者治療。

第三點就是他是在上海,在上海的醫療條件在全國也是數一數二的,甚至北京有的時候都比不上上海。一個國家的前總理,居然無法進行有效的這個搶救。

李恆青:李克強作為中共總理,這麼長時間在中國官場摸爬滾打,尤其是最後這10年,應該說他非常憋屈,所以心理壓力非常的大。

吳紹平:一個是首先李克強的突然死亡,已經引起了很多民眾,對於他突然死亡的這種質疑。加上李克強跟習近平兩人搭檔的期間,我們就從公開的報導裡面,可以看出李克強跟習近平之間,是有政見上的這種不和的。自然而然,民眾對他的突然死亡,不得不懷疑是習近平在其中下狠手。

李恆青:像什麼老燈這種壞人,我說壞人,非說習下李上,那不是害人家李克強嗎?

天天給習近平提醒,說你身邊有這麼一個隨時都可以替代你的一個人物,那你說他能睡得著嗎?他一定要把你幹掉才可以放心的睡嘛。

實際上用這種獨裁的方式,而且這麼野蠻的方式去處理,去管理一個國家的話,其實你周圍的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是你的替代者。

為什麼?因為大家都恨你啊,都有可能把你幹掉。你知道中國有句話叫做伴君如伴虎。你想,這些人包括現在習近平身邊的像李強啊、像這個蔡奇啊、丁薛祥啊,這些人,他們不害怕嗎?

他們站在一個政治強人,一個絕對的獨裁者面前,他們不害怕,不會為他們的身家性命,他們的家人擔憂嗎?肯定會的。

對外,對別的人的時候都是凶神惡煞的,但是對他們的主子,那都是要夾著尾巴點頭,還要唯恐這個舔的不夠嗎?

做這種奴才的這種人,他一樣心裡不舒服,所以他要真有機會的時候,一樣會把他(主子)幹掉。習近平自己他就是非常的恐慌嘛,他自己總覺得他有強烈的不安全感,強烈的不安全感。

北京半戒嚴 擋不住民眾追悼李

李克強突然在上海病逝後,中共當局唯一允許民眾哀悼的場所–李克強安徽合肥的故居,被大量前往悼念的人潮和鮮花包圍。

中共官方還規定直到11月3日,全國禁止舉行公開活動,大學社團活動全部取消,許多大學也收到禁止聚集悼念的通知。

據《大紀元》10月29日報導,有消息人士稱北京現在處於半戒嚴狀態,大批武警從河北調往北京,「宛如當年『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後的氣氛。」

吳紹平:那麼這種質疑聲音,自然而然會在整個社會當中蔓延。因為習近平及中共包括他的也是七個小矮人,連續這10幾年來的這種倒行逆施的做法,已經在民間集中了很大的這個怨氣。

極有可能就會,因為借這個李克強的民憤民意,通過這樣的一種方式逐漸逐漸表達出來,因此他非常恐懼。

你看從這一次國內,此起彼伏的大量的民眾,去為這個李克強的死亡獻花、上街,某種形式上其實就是一種集會,因為大家集體都是很自然的,自發的出去的嘛。

那對於當局來講的話,那肯定是一個如臨大敵的一個事情。對於老百姓來講,可能就藉此事件的醞釀,來推動中國社會的這種變革是不排除的。

李恆青:李克強一過世了以後啊,我們馬上就看到國內的朋友發出來消息,說現在各個大學黨的系統,有輔導員啊、班主任啊,叫立即下沉到學生中間去,瞭解學生的思想風態,發現任何問題及時匯報,堅定地去處理突發事件,他馬上就要把他掐死在萌芽當中。

當年我們89年的時候,是胡耀邦過世嘛,過世了以後呢,這個很快的學生當中,就產生了不滿的情緒,然後很快就會有這個大字報就出來了。

聚集的人多了嘛,那大家振臂一揮,說咱們現在去天安門吧,大家就跟著上天安門去了。所以呢,他(中共)怕死了,他怕死了,他就是怕這個事情要出來。

如果你要有言論的這個表達的渠道,有正常的這種表達的渠道的話,會最後激發出來?不會的。

我們大家都知道,這個李克強和當年的胡耀邦沒法比啊,胡耀邦在這個叫所謂的撥亂反正,給那些老幹部平反,給知識分子平反,給右派平反,這些過程當中,胡耀邦是做了很多的工作,而且胡耀邦的這個清政廉潔啊,他的這個他的資歷,他的各方面的影響力,遠遠超過了李克強。

李克強這麼多年,15年都是忍辱負重,所謂打引號忍辱負重啊,實際上就是軟弱嘛,這麼多年一直是軟弱委曲求全。那可以對外可以說啊,說人家堅持黨性,其實是瞎扯,更多都是明哲保身啊。

吳紹平:這些上街獻花的民眾,我們至少目前來看都是非常的和平,是吧?大家都是靜默的方式,去表達這樣的一種不滿和抗議。但是中共他考慮的是,你一旦上街,那他認為你就有可能,爆發這種社會上的這種動盪,對他的政權穩定構成這種威脅,所以他當然最怕人民上街。

李恆青:在過去的十年當中,中國的經濟被這個習近平搞的是,民不聊生,經濟一片凋敝。老百姓所感受到的是什麼?沒有工作,沒有生意做,然後收入降低,這就是他的切身的感受,對未來沒有希望。

現在大家出來在紀念他(李克強),其實是表達對現在的最高執政執政者的不滿,就是對習近平的不滿啊。

會不會引起這個六四的,89年的這種衝突的爆發?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啊,因為現在的中國啊,那真的是叫做乾柴烈火,現在乾柴已經在那準備了。大家都在說嘛,叫做讓子彈飛,所以現在我們也在看。

趕盡殺絕!習為什麼對親信下手?

李克強在位時就傳說習李不和,李克強的突然去世自然引發猜測。然而,習近平對自己親手提拔的高層官員卻是毫不手軟的。

李恆青:這個李尚福也好,這個秦剛也好,還有火箭軍,從司令到政委到副司令到參謀長,副司令好幾個,除了一個是自殺的,其他呢都被抓了,全被換了,對吧。

經過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考察,親自interview(面試)的,其中就有interview沒通過的呀,那就是誰呀,就是胡春華嘛。

你親自選拔的這些人,五個國務委員,這倆就沒了。作為領導者,領導者最重要的兩個能力,一個是這個指明方向,對吧,第二個就是知人善人,能夠把這個隊伍建立起來。

你看指明方向,甭說了,中國這個在過去10年,這方向走的多爛,這咱不說。那您就這知人善人這件事,肯定是太爛了,所以呢,這一點是習近平非常不願意承認的。

中共官員個個都是兩面人,當著他的面,天天就是阿諛奉承,歌功頌德;背著他的面做什麼你就不知道了,對底下的人那都是凶神惡煞,對上面的人是滿臉的諂媚,最典型的就是蔡奇嘛。

你再看看他驅逐低端人口的時候,他是什麼做法。北京刮大風啊,那時候一下子降溫都零下了,他把那幾十萬這些低端的人口,最後從北京趕出去,從他們租住的地方趕出去,都變成無家可歸者。

你想這樣的一個政府官員,還能成為什麼這個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人嗎?還什麼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的,那他說給鬼聽啊。他對他的主子真能真心嗎?我打一個大問號。

吳紹平:以這獨裁者來講的話,我認為他最大的目的就是要維持他權力的穩定和穩固,那麼,任何人只要會對他權力構成這種挑戰威脅,或者他需要這個立威的時候,他就會把他身邊的近臣拿來做這個靶子,我認為他就陷入一個獨裁者的陷阱裡面。

他(中共)對於整個社會的維持來講,無非就是不管是對他身邊的人,還是對普通的老百姓來講,他無非是用兩個東西,一個是暴力,一個就是謊言。對於官員來講,我把你羅織罪名送入監獄。對於老百姓來講,毆打、抓捕到監獄判刑,利用這些暴力的方式來對待他們。

第二個他是用謊言來宣傳,他給老百姓描繪空中畫餅,然後遮蓋、掩蓋自己的醜陋和罪惡。但是一旦人民覺醒,一旦人民團結起來,走上街頭的時候,比如說這一次的李克強的死亡悼念事件,大家如果走上街頭,一旦有人打出橫幅「打倒習近平」,或者喊出其他的更多的打倒共產黨這樣的一種口號的話,可能他就會瞬間在整個社會當中形成燎原之勢。

好的, 歡迎您在下面給我們留言您的看法、反饋和建議,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要聞快評。 下次節目時間和您再會。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NTDNEWSFLASH

新唐人快報》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分享:

相關文章

【今日加州】3月4日完整版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4年03月05日訊】美初選迎超級星期二 幾大看點先了解;川普初選資格案獲勝 最高法院駁回科州指控;應對財務危機 舊金山計劃關閉部分公立學校;賈斯康再惹爭議 被批對下屬使用「黑幫手段」。

閱讀更多

抗議中共兩會召開 洛華人籲:要人權自由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4年03月05日訊】中共兩會3月4日在北京召開。對此,洛杉磯部分華人於3月3日來到蒙特利公園市的熱鬧華人區抗議 ,並呼籲要人權自由。帶您了解。 週日(3月3日),洛杉磯部分華人在蒙特利公園市舉行集會,抗議中共兩會的召開。他們認為,中共兩會不代表人民,只代表專制暴政的既得利益集團。 活動主持人界立建:「它們的兩會是偽兩會,它們是為了它們這個獨裁專制,在粉飾它們的這個邪惡的表面這麼一個惡魔形象。所以說我們今天告訴大家,中共不代表中國,共產黨不代表中國人。」 原大陸平面設計師陳天晴:「希望中國共產黨早日倒閉,中共的邪惡,就是從平時的日常中都能體現出來,就是這麼多人被迫害。」 民運人士鄭濤:「所謂的兩會,其實就是一個表演,所謂的這個人大和政協,就是一個橡皮圖章,咱們經常說的這個舉手的機器,是不是,你像我在這個大陸這麼多年,這個選票什麼樣,誰見過?包括很多人,很多從大陸來沒有見過選票是長什麼樣,你所在的地方的所謂的這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是誰啊,我也不知道啊,我都不知道他是怎麼來的, 是吧,其實他們就是所謂的都是,這些代表和委員都是指定的吧, 對不對,他們根本就是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他怎麼可能為人民去發聲呢?」 他們表示,中共的各種迫害鎮壓手段,與現代文明社會背道而馳。 原大陸教師王冬華:「中共其實它是一個邪惡不合法的一個強盜的組織,特別是經過疫情,因為我後面2000年我做生意我就知道,對人民更沒有正義和自由的。」 原大陸公交車司機黃明發:「它是人類文明的公敵。它對中國人民犯下了無比深刻的罪行,它的罪行將罄竹難書。」 民運人士朱蕊材:「它就是土匪,就是恐怖組織都跟它兩個比起來,都是九牛一毛,它真的是太恐怖太邪惡了。」 民運人士王樂:「我的訴求是一定要打倒共產黨,共產黨就是人類最大的毒瘤。在中共的血旗下,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生命死在了中共的血旗之下。」 他們希望正義人士一起來捍衛人類的普世價值,見證即將來臨的中共滅亡之日。 新唐人電視台記者楊陽、劉傑洛杉磯採訪報導

閱讀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