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醒心中善的種子 前幫派成員重歸正途(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11月03日訊】中國古話說得好「浪子回頭金不換」,其實每個人都會在一生中做過錯事、傷害過別人,但只要還能找回心中的善,早日回頭,始終都不算晚。今天,我們就一起來看看前幫派成員棄惡從善的故事。

幫派成員Welman Cornejo:「我叫Welman,出生在薩爾瓦多。我在祖父母的身邊長大,我的爺爺現在已經去世了,他教了我很多。他告訴我,男人必須勤奮工作、養家糊口,每週六他會帶我去教堂。對我來說,那真是很美好的時光。」

科爾內霍性格的萌芽期,爺爺為他埋下一顆善良的種子,並以信仰之光照耀他的內心。可惜的是,這顆種子在接下來的歲月裡,並沒有如爺爺期望的順利開花結果。

Welman Cornejo:「五歲之後,因為我來到了這個國家,情況完全不同了,就如同噩夢般的經歷。毒品、酗酒、家庭暴力。我媽媽跟人再婚了,那個男人像怪物一樣,強迫我媽媽做了很多事,這些都深深刻在我的腦海裡。」

6歲、7歲、8歲,年少的他日復一日的煎熬著。最後在11歲那年,下定決心離家出走,並且很快加入了街頭幫派組織。

Welman Cornejo:「這些人成了我的朋友,我也全心全意地對他們。直到有一天,他們問我,『嘿,你能幫我們做這件事(幫派偷盜)嗎?』(幫派偷盜)我知道他們要我的做的事是錯的,我知道這是違法的,但我沒有拒絕他們。再長大一點,我開始吸毒。慢慢的,我嘗試了各種毒品。而且我那時候酗酒,因為酒精能讓我忘記內心的煎熬。」

他說,回想起來,進少管所時,是朋友接他回家;想學開車時,只能偷一輛車來學;就連英語也是在街頭和監獄裡學的。對於這一切,他感到悲哀。

Welman Cornejo:「幫派只會告訴你故事的一方面,他們不會告訴你另一方面。他們不會告訴你,你的餘生將在監獄裡度過,因為你造了太多業力,惡有惡報。我18歲時進了縣監獄,因為我偷了一輛車,但在那之前我已經偷了100輛。我進了縣監獄,出獄後又因為搶劫進了縣監獄。然後第三次搶劫案又被抓到。法官告訴我『我認為你不適合回到街上了。如果我繼續讓你待在街上,你最終會殺人的。」

法官原判處科爾內霍終身監禁,但經過他在監獄和法庭間的周旋,法官最終判他27年監禁。

Welman Cornejo:「我告訴法官,『法官,謝謝你,我會接受你的判決』。他和我都會記得那一刻,法官看著我,他說,『你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就這樣,科爾內霍開始償還他犯下的錯。他說,監獄生活很艱難,卻也很簡單,一紙清單,年復一年。

Welman Cornejo:「牢房裡有一扇窗戶,窗戶有點長,但很小。我們過去常常遮住窗戶,因為我們不想看到外面的世界。我們不想知道街道上的一切,因為那與我們毫無關係了。我不再是一個自由的人。我(沒有名字)只有一個號碼。我自問,這就是我餘生的容身之處嗎?但確實是我罪有應得。」

那段時光讓他失去了欣喜與期待。但蒼天有眼,科爾內霍心中塵封多年的善良種子,終能為他指引人生。

Welman Cornejo:「我想聽爺爺的話,我知道我聽話他會高興。因為在他去世之前,我在奇諾州立監獄,他來看過我。他說『孩子,我從沒想過會以這樣的方式見到你。我曾經教過你是非善惡,到底發生了什麼(讓你變成這樣)?我告訴爺爺,『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迷失了,我不知道我的方向』。他說,『別擔心孩子,等你離開這裡,跟我一起回薩爾瓦多,我們重新來過。』 」

科爾內霍告訴記者,社會上一些誤導宣傳,讓不少青少年嚮往加入幫派。但事實上,做了錯事,只能自食惡果。且並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浪子回頭」。

出獄後的科爾內霍,後來是如何遵循善的指引,回歸社會呢?下集敬請期待。

分享:

相關文章

【今日加州】3月4日完整版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4年03月05日訊】美初選迎超級星期二 幾大看點先了解;川普初選資格案獲勝 最高法院駁回科州指控;應對財務危機 舊金山計劃關閉部分公立學校;賈斯康再惹爭議 被批對下屬使用「黑幫手段」。

閱讀更多

抗議中共兩會召開 洛華人籲:要人權自由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4年03月05日訊】中共兩會3月4日在北京召開。對此,洛杉磯部分華人於3月3日來到蒙特利公園市的熱鬧華人區抗議 ,並呼籲要人權自由。帶您了解。 週日(3月3日),洛杉磯部分華人在蒙特利公園市舉行集會,抗議中共兩會的召開。他們認為,中共兩會不代表人民,只代表專制暴政的既得利益集團。 活動主持人界立建:「它們的兩會是偽兩會,它們是為了它們這個獨裁專制,在粉飾它們的這個邪惡的表面這麼一個惡魔形象。所以說我們今天告訴大家,中共不代表中國,共產黨不代表中國人。」 原大陸平面設計師陳天晴:「希望中國共產黨早日倒閉,中共的邪惡,就是從平時的日常中都能體現出來,就是這麼多人被迫害。」 民運人士鄭濤:「所謂的兩會,其實就是一個表演,所謂的這個人大和政協,就是一個橡皮圖章,咱們經常說的這個舉手的機器,是不是,你像我在這個大陸這麼多年,這個選票什麼樣,誰見過?包括很多人,很多從大陸來沒有見過選票是長什麼樣,你所在的地方的所謂的這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是誰啊,我也不知道啊,我都不知道他是怎麼來的, 是吧,其實他們就是所謂的都是,這些代表和委員都是指定的吧, 對不對,他們根本就是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他怎麼可能為人民去發聲呢?」 他們表示,中共的各種迫害鎮壓手段,與現代文明社會背道而馳。 原大陸教師王冬華:「中共其實它是一個邪惡不合法的一個強盜的組織,特別是經過疫情,因為我後面2000年我做生意我就知道,對人民更沒有正義和自由的。」 原大陸公交車司機黃明發:「它是人類文明的公敵。它對中國人民犯下了無比深刻的罪行,它的罪行將罄竹難書。」 民運人士朱蕊材:「它就是土匪,就是恐怖組織都跟它兩個比起來,都是九牛一毛,它真的是太恐怖太邪惡了。」 民運人士王樂:「我的訴求是一定要打倒共產黨,共產黨就是人類最大的毒瘤。在中共的血旗下,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生命死在了中共的血旗之下。」 他們希望正義人士一起來捍衛人類的普世價值,見證即將來臨的中共滅亡之日。 新唐人電視台記者楊陽、劉傑洛杉磯採訪報導

閱讀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