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報完整版】中國黑市被曝光 偷運英偉達高端芯片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4年07月04日訊】觀眾朋友們好,歡迎收看新唐人快報,我是天心。

今天是美東時間7月3日,星期三 。訂閱新唐人,了解最新要聞。

今日焦點:涉盜竊用戶數據 中國Temu面臨指控;遼寧阜新鶴崗化 年輕人買房後「躺平」;華日揭祕中國黑市 偷運英偉達芯片!

中國購物應用程序Temu被指控盜竊用戶數據

阿肯色州最高檢察官警告說,美國人應警惕使用Temu應用程序,因為其真實業務是「數據盜竊」(data theft)。

阿肯色州總檢察長蒂姆‧格里芬(Tim Griffin)週二對《福克斯商業》(Fox Business)說,「來自中國的威脅並不新鮮,而是一種真實存在;Temu不是像亞馬遜或沃爾瑪那樣的在線市場,而是一家以銷售商品為手段進行數據盜竊的企業。」

一週前,格里芬的辦公室對Temu提起了訴訟。

他說,「像亞馬遜、沃爾瑪這樣的網上商城,收集某些消費者數據是正常業務的一部分,很常見,我想我們都知道,Temu的事情並非如此。」

格里芬說,「(Temu)不只是收集傳統的消費者數據,而是利用惡意軟件和間諜軟件獲取你的全部信息,不僅如此,他們的代碼編寫方式可以躲避檢測。」

他透露說,Temu由總部位於中國上海的母公司拼多多公司(Pinduoduo Inc.)運營,該公司的員工中有「前中共官員」。

針對該公司母公司提起的訴訟要求陪審團進行審判,並永久禁止Temu的數據收集活動。訴訟還要求對違反阿肯色州法律《欺騙行為法》(Deceptive Practices Act)的行為每次罰款1萬美元。

該訴訟主要引用了Grizzly Research公司的研究報告,內容包括,Temu可以「有目的地……不受限制地訪問用戶的手機操作系統,包括但不限於:用戶的攝像頭、特定位置、聯繫人、短信、文檔和其它應用程序」。

Grizzly Research公司報告表示,該公司懷疑Temu「已經或打算非法出售從西方國家客戶那裡竊取的數據,以維持這種註定要失敗的商業模式」。

報告指出,「據估計,Temu每筆訂單損失30美元,它的廣告支出和運輸成本(從中國發貨,1~2週加急到美國)都是天文數字。」

報告指出,「人們不禁要問,這種業務怎麼可能盈利?在同行業中,Temu是一個臭名昭著的不良行為者。我們看到的是其瘋狂操縱用戶,使用類似於連鎖信(chain-letter-like)的親和力騙局(affinity scams)來推動註冊,總地來說,就是用最猖獗、最有問題的技術來操縱大量的人安裝其應用程序。」

Temu在被提起訴訟後發表聲明,表示「很失望」,並稱訴訟中沒有引用「任何獨立的事實調查」。

有數據顯示,Temu是2023年全球下載量最大的購物應用,下載量超過3.3億次,約為亞馬遜購物應用的1.8倍。

7月1日,德州公共政策基金會也對這款應用軟件發出類似的警告,稱其「幾乎可以訪問手機上的任何東西」,這意味著中共官員「理論上可以在個人智能設備上安裝應用程序和間諜軟件文件,用於全面監控手機上的所有用戶活動」。

該基金會警告說,「這將使中國(中共)能夠監控鍵盤輸入和日誌,直接獲得其它社交媒體、電子郵件和銀行帳戶的登錄憑證。」

Temu官員目前還沒有回應《大紀元時報》的置評請求。

 【華日揭祕:英偉達芯片如何偷運中國】

據《華爾街日報》週三(7月3日)報導,一名在新加坡的中國留學生去年秋天乘坐飛機回國度假,他的行李箱中裝著6塊英偉達(Nvidia)高端人工智能(AI)芯片,出機場海關時沒有引起任何懷疑,這是他一位大學的一位熟人讓他幫忙捎的。

他每帶回一塊芯片,就能從中得到100美元的報酬,這與黑市出售的高價相比微不足道。

《華爾街日報》直接聯繫了網絡上70多家分銷商中的25家,許多經過核實的賣家表示,他們出售的英偉達高端芯片每個月有幾十塊。這個地下祕密網絡由買家、賣家和帶貨人員組成,能夠繞過美國政府阻止中國獲得英偉達先進製程AI芯片的限制措施。高端芯片在中美科技競爭中起到關鍵作用。

報導說,這些賣家一般接受預訂單,承諾幾週內交貨。有些商家還出售整台服務器,其中包含8塊英偉達高端芯片,售價大約是30萬美元。

英偉達通常不向全球的AI客戶直接提供單片的高性能數據中心芯片,而是將這些芯片提供戴爾(Dell Technologies)和Super Micro Computer等第三方公司,由它們向客戶提供裝有芯片的完整的AI服務器或系統。

據業內人士稱,為了應對意外情況,這些第三方公司訂購的英偉達芯片往往超過它們所需的數量。如果最終買家選擇將AI服務器以及服務器中的英偉達芯片運往其他地方,這些第三方能夠追蹤的能力也很有限。

戴爾科技集團和Super Micro Computer都表示,公司遵守美國的出口管制規定,一旦發現非法行為就會採取行動。

據國際貿易律師稱,從法律上講,許多外國政府和司法轄區並不需要實施美國的管制措施,一般也不會把向中國銷售此類芯片視作刑事犯罪。剛才講述的攜帶英偉達芯片的中國留學生情況,並不違反新加坡法律,因為這些技術元件在新加坡不受任何出口限制。

華日估計是,目前還不清楚英偉達尖端芯片地下市場的規模範圍,但相信與整體市場相比不會很大。

像「Brother Jiang」這樣的神祕中介商就是這個祕密地下網絡的一部分。「Brother Jiang」告訴《華爾街日報》說,他的客戶包括AI公司、研究機構和芯片代理商,其中一些利用在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和台灣設立的實體規避美國的限制,可以幫助中國客戶獲得芯片和服務器。

這位在雲計算和芯片行業工作了十多年的中介商透露,「我們不做大單子。那樣太顯眼了。」

《華爾街日報》找到一些分銷商,有些在深圳、北京等地開設實體店。其中閒魚(Idle Fish)是一個線上市場,買家可以在這裡購買受美國出口管制限制的英偉達高端AI芯片和服務器。

這些分銷商的A100芯片開價2.25萬美元,更高端的H100芯片開價3.24萬美元,大約是原價的2倍。

一些商戶說,他們的庫存通常有幾十塊芯片,訂購數量更大的話可在一到兩週內交貨。他們說,這些芯片都是原裝批發包裝。

「確實難了很多,但別傻了,總會有辦法的」,一位北京分銷商在回答如何獲得這些芯片的問題時說。他還說,在過去幾個月裡,他每個月都能收到一批貨,每批幾十塊。

去年年底,華盛頓收緊高端芯片出口後,中國的清華大學、中國科學院等高等院校和研究機構繼續從中國轉售商那裡購買有限數量的英偉達的高端AI芯片,包括美國禁止令公佈後推出的H100芯片。

據知情人士透露,受美國制裁的華為等中國科技公司正研發高端芯片,但遭遇技術與產能瓶頸。《華爾街日報》看到一份報告,一家頂級AI研究機構3月向中共總理李強匯報說,用國產芯片訓練大型AI模型,很容易出現系統崩潰。

【遼寧阜新鶴崗化 年輕人買房後「躺平」

近年來,黑龍江鶴崗的房價只需萬元(人民幣,下同),房屋「白菜價」也讓鶴崗成了大陸「年輕人買房躺平」的首選。隨著大陸房價普遍下跌,更多偏遠地區房價也「鶴崗化」,如遼寧阜新,不少年輕人以「白菜價」買房後「躺平」。

據鳳凰網不完全統計,截至今年6月,全國共有24座城市出現在「幾萬元全款買房」的社媒群組中,包括遼寧阜新市、安徽淮南市、雲南箇舊市、河南鶴壁市等。

據中國最大房地產資訊平台之一的安居客資料顯示,以遼寧阜新市為例,目前新房價格為3418元/平方米。

這些房價「親民」的城市,逐漸成為中國年輕人買房首選。截至目前,社群平台小紅書「鶴崗買房」的瀏覽量為1,000萬,「阜新買房」瀏覽量為1,700萬。

自媒體人「靈兒」近日表示,她在阜新轉了一個月,花3.7萬元全款買房。

她說自己在上海待了15年,沒有任何幸福感。作為普通的打工人,她感到上海很壓抑。每個月都省吃儉用,還住得不好。每天通勤花三個小時,又擠又累的。可還是存不下錢,更買不起房子。

她在阜新買房後,碰到很多和她有相似經歷的女性朋友。她們買房的原因都是想有個歸屬感,有個屬於自己的「家」。

自媒體人「豆子」7月3日發視頻表示,她花1.5萬元,全款在阜新買了新房,之後過起簡單的生活。

遼寧網友「奈個誰」近日表示,她花2.8萬元在阜新買了房子,之後過著白天躺平的生活。她經常在晚上去逛當地的百貨店、夜市等。

中央社報導,24歲的秦雪(化名)離開杭州的服裝設計公司,想休息一陣子,但又負擔不起杭州房租,便選擇在遼寧阜新市置產,以2.4萬元買下一套房子,該房還附贈二手家具。

秦雪還說,買房以後存錢的壓力就消失了,開始放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以半年的時間為限,若是無法以自己喜歡的工作維生,到時侯再回去杭州「做牛馬」。

 

好的,鎖定最新要聞,請訂閱新唐人快報,不要忘記給我們留言、點讚,我們一起傳播真相。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新唐人快報》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分享:

相關文章

Scroll to Top